新浪潮

新浪潮運動始於六十年前的巴黎拉丁區,即巴黎藝術、人文與夜生活的核心地帶。
那是二戰之後到1968年五月風暴之前:一段歌舞昇平而又歡騰愉悅的時光。 人們自由自在、暢所欲言,政治、自由、文化、創意,思想交流無處不在,diptyque 三位創辦人的合體也始於這段時期。
緣起只需一瞬間,三人建立深厚的友誼,共同創立一間集熱忱、新奇與想像於一體的精緻小藝品店。

這段時期亦是酒吧咖啡館蓬勃發展的階段:聖日爾曼大道及其鄰近街區儼然成為人們聚會暢談的不二之選,小說家鮑裡斯·維昂(Boris Vian)將這區域稱作「群島」。
每家酒吧的上班時間各有不同:「紅玫瑰」(Rose rouge)、「玉榭咖啡酒吧」(Caveau de la Huchette)、「塔布」(Tabou) 、「蒙塔納」(Montana)。 是的,那時它就已經存在了!

還有阿爾貝·加繆(Albert Camus) 和羅傑·瓦迪姆(Roger Vadim) 經常光顧的墨菲斯托 (Méphisto),這間兼具酒吧和沙龍特色的場所很可能是參考另一家酒吧俱樂部:Orphéon ,它位於蓬圖瓦茲街 (rue de Pontoise) 與diptyque 店的交界處。

 

夜生活之選

這間酒吧與其他數家聲名遠播的酒吧相比稍顯低調,其開放時段為晚上八時至早上八時。
它也是唯一一家在兩個樓面提供不同夜生活氛圍的俱樂部:擁有美妙穹頂的地下室內煙霧繚繞、人聲鼎沸,音樂、舞蹈與演出 (法國音樂劇界備受尊崇的歌唱家克里斯多夫Christophe便在這裡開啟他的職業生涯);一樓的佈置則有雞尾酒吧台及緋紅色天鵝絨長椅,是聚會交際的理想選擇。

柔和的燈光之下,常客們與遠道而來的朋友齊聚一堂。 這裡會有「長途旅行」途中的美國大學生、畫家、尚未成名的演員、初露頭角的作家、熱衷時尚與文學的青年女性以及跟隨友人而來的客人。Christiane、Desmond和 Yves 三人在不出門遠遊的那些日子裡,每週會光顧此間店好幾次。 而頻繁出入的理由似乎不言自明:Orphéon 是他們一牆之隔的鄰居!

於是, 這裡理所當然地成為了他們的客廳、夜間碰頭點和近在咫尺的另一處辦公室。 正是在這裡,他們碰撞出無數合作的火花、傾訴著各自的發現與想法、展示著親手塑造的作品,還會在靈光乍現之時掏出紙筆埋頭繪製草圖。

時至今日,關於這間曾經風光的酒吧歷史軼事已漸漸被人們遺忘,如同記憶中的許多過往那樣。
我們只知道,於diptyque及其三位創辦人而言,Orphéon的結束既是一種情感上的震撼,也是品牌向成功邁進的一環:他們買下部分區域,原本的雙版畫櫥窗亦因此變成了三連畫的模樣。
Orphéon酒吧當時經典的多結構湛藍桅杆,仍保留於diptyque巴黎聖日耳曼大道的創始店內,這是多麼令人驚歎的意外呀!

 

記憶再現:Orphéon 爵夢淡香精

在diptyque慶祝六十週年之際,這段神秘的緣分成為其靈感之源。
將彼時Orphéon酒吧的氛圍重新呈現在人們面前,是品牌向這段過往歷史致敬的完美呈現。
因為人們對這些經典場所的記憶已不復存在,所以將其「昔日重現」顯得格外重要,Orphéon 爵夢淡香精展現的是一場感官夢境。

 

Draft Land: 打造自在飲酒文化

如果Orphéon酒吧在現代,會是甚麼樣子?
可能是擁有共同理念、興趣的人們能輕鬆相聚無所不談的地點;也是下班後三五好友相聚的場所,沒有比Draft Land 更相近的地方了。
Draft Land首創亞洲的「汲取式雞尾酒」(Cocktails on tap) ,致力於將「雞尾酒生活化」,以「 To Be Free 」作為核心精神,想要人們用一個嶄新的方式來享用雞尾酒,打造一個讓人們不管在任何狀態、任何時間,只要想到就可以來喝酒的空間。

沒有太多壓力,沒有太多的侷限,喝酒不再有目的性。
來到這裡的人們,可以盡情享受當下美好的事物,愉悅輕鬆的氣氛中,碰撞出各種情感或是思想。酒酣耳熱之際,彷彿回到60年前,位於巴黎的Orphéon酒吧,盈滿了爵士音樂與歡笑聲中,diptyque三位創辦人恣意暢談、驚艷於彼此的構想,享受著愉悅的夜晚。

diptyque邀請您至Draft Land,從嗅覺、味覺到氛圍,感受Orphéon爵夢淡香精的靈感起源。
即日起於diptyque信義微風旗艦店、SOGO復興館形象店、台中新光形象店、10/10 APOTHECARY 台北各店櫃購買爵夢淡香精,即可獲得draft land 調酒兌換券,可至Draft Land 以下店櫃,兌換以 diptyque 爵夢淡香精為靈感創作的「Orphéon調酒」一杯 ,數量有限,贈完為止。 

|Draft Land 據點|
● 台北市大安區忠孝東路四段248巷2號1樓
● 台北市信義區松高路19號1樓 (新光三越A4北大門)
● 台中市西區館前路7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