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在巴黎香榭麗舍大道,穿過小巷,走進風格前衛的瑪黒區,途中經過的咖啡廳與餐廳擺滿了戶外座位,沒有人背對,大家都是面向街道而坐,等待對每個經過的路人品頭論足的機會。

巴黎街頭不只是市景的一部分,更化身為一條沒有盡頭的伸展台,很少有人不喜歡巴黎這座城市,任何角落都會被「美」所圍繞,這不是單純放在博物館裡的美,而是實踐在生活中的美,若有人不喜歡巴黎,那99%的原因是因為巴黎這座城市上住的是巴黎人。

巴黎情侶在自然酒酒吧約會,分享葡萄酒,也享受生活

巴黎人是著名的難搞,不只是脾氣差沒耐心、愛抱怨、對所有的事都過分要求,但我卻對巴黎人情有獨鍾,巴黎人在乎所有細節,重視食物是否有機、包裝是否使用友善土地的原料、香氣來源是否來自大自然,因為他們覺得東西是用在自己身上的,所有要求其實都很合理,重視品質遠比重視價格重要。

法國人喜歡葡萄酒,甚至有句法國俗諺:「懂喝酒的人就懂得愛,懂得愛的人就懂喝酒。(Qui sait boire sait aimer, qui sait aimer sait boire!)」,懂酒的人在乎等待的價值,等待酒醒之後散發的動人香氣,沒有任何美好事物可以速成。 而近年來,巴黎人酒杯裡的新歡,從傳統的葡萄酒,漸漸轉移到「自然酒」上。

「自然酒」代表「友善土地」、「現代」、「風味細膩」、「好搭餐」等特色,不同於其他架上常見的葡萄酒種類,像是:慣性葡萄酒(raisonnée)、有機葡萄酒(bio)、生物動力法葡萄酒(biodynamic)。

慣性葡萄酒是指利用農藥、人工合成物等去栽種葡萄樹,讓產量極大化,產出便宜順飲的酒款(最不自然);而有機、生物動力法、自然酒都有認證,屬於「綠色」葡萄酒。

其中有機要求門檻相對較低,不添加含有任何化學添加物即可;生物動力法是有機的升級版,除了符合有機要求外,農作時程更要符合生物動力法年曆有點像我們的農民曆栽種時程,並以大自然中萬物相剋的概念,讓大自然本身的力量去防範農害。

 

「自然酒」是所有葡萄酒製程難度最高的葡萄酒,屬於有機的一種。

 法國羅亞爾河自然酒莊Domaine Alexandre Bain以馬耕田,避免用耕耘機壓扁土壤,造成土壤過度緊實

為了使葡萄園土壤鬆軟健康,常常使用慢又昂貴的馬來耕作,釀造時不可加任何人工添加物,只能使用果皮外天然的果粉發酵,讓葡萄成為葡萄酒,釀酒槽大多使用數十年甚至數百年歷史的橡木桶來陳年葡萄酒,釀酒師在酒窖裡工作像是守護者,在發酵時只做溫控,陪伴葡萄酒長大,自然酒在口感上擁有豐富的「旨味(umami)」。

自然酒酒莊La Stoppa的百年橡木桶與酒窖

如:啤酒的清脆酸度、鮮美的果味,好喝又很適合搭配食物飲用,是一種貼近生活的酒款,而自然酒的酒標也擺脫傳統老派的城堡風格,而是大量使用色彩豐富、幽默可愛的現代酒標,在餐飲業競爭的巴黎,迅速成為巴黎人討論度最高的葡萄酒種類,而在巴黎10區的Eels餐廳是巴黎近年最火紅的餐廳,除了料理好吃,餐廳內只使用自然酒佐餐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

日常生活中,巴黎人除了去酒展挑選自然酒外,也會去市區任何自然酒專賣店與酒吧,都有很多很棒的選擇。

下次到巴黎,享受時尚氛圍時,記得點一杯自然酒吧!

文、攝影:劉源理-法國布根地大學葡萄酒風土學碩士/旭宣葡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