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藝術家/ 音樂創作者/ DJ / 姚仲涵

他的創作,從聲音開始,並逐步開展出聲音藝術、科技藝術以及音樂創作,然而大學所學的是專業的建築訓練,空間背景的知識無形中也架構著他對空間尺度與藝術作品之間的思考,而光影對他來說,是生活,更是創作的一部分。

 

Q從何時開始促使你運用聲光藝術來作為創作?

大學時因緣際會下接觸到影音剪輯並對此感到興趣,開始以聲音與影像思考作為設計時的素材,直到研究所開始,為了找尋不同的聲音而接觸到日光燈,意外發現日光燈閃爍下所產生的光與聲音,不僅只是相互搭配,而是互相融為一體,因此以日光燈開啟了創作。

 

Q關於生活風格,記憶中是否有在旅遊中接觸到光影、或是去到哪個空間的光影令您感動?

我在2019年去熊本西南邊上天草寺旅行,那裏是由多個小島組成,並且有美麗的海景,而我所選的旅館就面對著那片海,還記得當時的天氣很熱、西曬的陽光很強烈、很刺眼,而日本的空氣與天空是相當清澈,當光照映在湖水上,讓我清楚地看到遠方的景色,那是一個非常真實、清晰的視覺感受,很難忘當時整個情境,透過陽光跟天空可以讓身體,這樣的畫面留在我心底,也間接影響到我後來的作品「感覺空間」

Q您認為光影對城市、對空間、或是對你有什麼樣的重要性?

生活中使用的燈都來自於電力,能創造出各種光影的變化,然而對我來說更為神聖的則是陽光,陽光對於生活影響的層面甚深,甚至是在好的建築設計中可以看見光對於空間的重要性,進而帶給人們更為舒服的氛圍。我很喜歡光,也比較在乎光,也因為這樣的觀察與經驗讓我在去年的個展【我感覺空間】中有個直播計畫「感覺空間」,開始連結到戶外, 讓參與者體驗不同的聲光流動。我從日光燈的作品開始在追求一個不太準確的變化,而直播計畫我只挑天氣非常好的時候,因為大自然的變化難以掌握,如何打破過往已經被設定好、可控制的元素,在不會移動的鏡頭下,讓大家慢慢感受另一種聲音與視覺的風景,就像是在等待框出一個景象。

 

安定、寧靜而富有生命力的自然光影

喜歡光、在乎光、進而運用光,並致力於讓(燈)光的閃爍富有生命力,接近一個生命體的概念,是姚仲涵創作中的重要面向,過往建築背景的經驗,空間、尺度等因素也進而影響著他的思考。對他而言,聲音、光與影都是其熟悉、並對外溝通的材料,「光」所創造出「影」往往能讓空間更加立體,因此身在空間中,也牽動他思考著光與空間之間的關係。「光」,就如同與外界連結的中介,透過陽光的引入,讓身體的感知也更為強烈。例如在無在安藤忠雄所設計的建築中,光在建築中成為關鍵性的元素,能豐富空間的各種層次,對光影的詮釋,雖然不同於安藤忠雄建築師的創作形式,卻相同的都連結起心理上的狀態。

姚仲涵回憶起在老家浴室中的情境,由於老家位於頂樓,父親為浴室選擇的建材是如同海一般的藍色磁磚,當天光灑落時照映在磁磚上,呈現出的是一種很安定、很舒服與寧靜的狀態。

 

強烈而無法迴避的能量

姚仲涵認為,「他的作品一直都是被感覺的,既是聲,也是光,並非有一定必須閱讀的文本,然而卻與身體的感受性非常的強。」雖然以日光燈作為藝術創作的媒材,姚仲涵認為太陽光是具有神聖性,在人們生活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而善於援引自然光進入空間時不僅清楚的展現出場所的精神外,更讓人感到非常舒服,更甚著,他非常喜歡傍晚時刻,尤其太陽的西移雖然較為炎熱,但卻會讓人無法迴避掉能量,對他而言反而是個非常強烈的時間性的提醒,當他晨起忙於工作時,對於光的感受也許就消逝在生活與工作的片段中,然而強烈西曬光的短暫時刻一定會提醒著人們,陽光進入空間,室內溫度升高,進而讓人們的工作或生活產生調整,也許會離開,也許是轉換另一個適應陽光的位置。

 

燈暗 是時間的流逝

黑暗是任何事物開始的最基本的東西之一,也是可見性的源頭,當白天進入黑夜時,人們就更能體會光的重要性,甚至是成為許多藝術創作最獨特的襯托。姚仲涵的作品,與光相關的作品或演出皆離不開夜晚,在這黑暗的背景中,聲光成為主角,對他來說聲音與光都是對外溝通的材料,他更在乎的是如何將兩者聚在一起,並且讓燈光的閃爍與音樂的搭配產生一種生命力。

光,在黑暗中此扮演著提供情境與氛圍的重要角色,提供靈感、塑造氛圍,對姚仲涵來說亦是如此,當他在工作時,工作室桌上有座小小的黃燈,僅有一顆,小小暗暗的,僅保留一點亮度,讓自己容易進入了工作的狀態,也容易有感覺。在最新的作品在《光電獸》中,他將重新定義指向指向:「建築、空間、尺度。」這也顯見於他對於光所著重的面向,並且創造出一種獨特而未知的身體感知。